四种季节,一个真心

Thursday, September 21, 2017

陨落

好久不见了。今晚又是一个无限揪心的星辰。

太多的事情在发生着。这一个年头,我为了自己的理想,多少事情抛诸脑后,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而方才的一片混糊, 我才发觉,自己又再一次为了理念,把紧系着你我的心的条条情丝都剪断了。上一次是十年前,我为了团体前进与未来不惜撕破脸皮,得罪了多少师友,还丢了自己领导的位置。还好当时年少无知,中学生涯结束之后,这些烦絮也随着年华而淡去,剩下却是与一位位老友满满的回忆,相聚时还总是其不避嫌的话题儿。

十年之后的今天,命运好像又重滔覆撤的降临我身上。只是这次嘛,我们都无法再用年少轻狂的理由来原谅自己。斩断了的紧紧相絮,没了,可能从此就烟消云散了。来年陌生的,是昨日的知己。去年今天的无话不云,今年今天是相见,却如同陌路人。现在回想起,虽然不足痛彻心扉,却足以彻夜难眠。这不是第一次发生了,而我心知我总有一天又能放下,只是不忍,曾经占据心里的那一小点,总是那么脆弱。故连夜下笔,希望以后的我看了还会想起曾经那么一个的你。

有时候,争了一口气,却失去了另一些。
值不值得,到现在我也不知道。

恰逢新的事业即将开始,正好能为生命灌输一束新鲜的空气。
或许能让我静下心来,好好地想一想,对于飞盘的热血,是否应该告一段落。
也许没有了热血的执着,我能比较云淡风轻地去看待,
这个让我废寝忘食十年八载的理由。

《凉凉》
琴声奏起 笛声入意
溅起的 是诗里秋叶的涟漪
一声凉凉 
又还怎能 故作不痛不痒

一曲桃花
你歌 而我吟
空气深蕴知音的魅力
我若是伯牙 你便是子期

吟和双声 落幕了琴曲
也风干了 不该有的泪痕
乐歌须臾 心弦如麻 
却不能 片刻的四目相对
相约的背影成双
只能
用来生来世 去相盼

Wednesday, September 14, 2016

何时,
我在柔和的琴声,
听见你的呼吸。
为赋新词里,
逐渐熟悉,
灵魂紧扣的巧语。
使读着的你,
迭起节奏中
寻得共鸣。

天际繁星,
迟来了一颗
懂我的心。
只能,
字句里,
娓娓道来,
相逢恨晚的恨意。

何时,
有谁,
能把字的眉心,
点上音句,
在朴实的旋律里,
落霞射影
写诗的美。

第一段写给自己。
第二段写给你。
第三段写给诗的美。

Monday, July 4, 2016

我们心的距离

嘻哈完毕,又剩夜里微弱的月光,和那残存嬉笑声与夜寂形成的对比,没有愁绪,却映成一点点揪心的空虚。
枕边人不在的数十天,独自对着荧幕的夜里让心底乘搭这隐形的时光隧道,回到以往去听那一阵阵能让自己反省自我的风声。

大学生涯走到了尽头,加上少了你笑声的这些日子,心里隐隐回想,当初选择投入感情,一路来让自己有意中无意地渐远一个个难寻的知音。是选择,没悔意。只是在你不在的时候,想要找几个伴儿对酒当歌,把彼此心坎里的话说到对方的心坎里,却是大海捞针,知音难寻。

把对酒当歌的酒除去,因为酒后的空洞只会一次次的加深,而却无法填补。内心任性感性的那一个自己,只想有人能偶尔一起谈谈梦,谈谈风,谈谈过去,谈谈未来,谈谈你我不懂的曾经,谈谈你我相知相识的偶遇,谈谈我们一起努力的动力,谈谈一起经历过的点点滴滴。

成人了,只求不烟不酒,也不要让不能停下的脚步,埋去一个个你和你们留下的痕迹。要努力,永远不做一个自己曾经讨厌的自己。

顺道一提,我近期时间空出了比较多,毕竟我终于要毕业了。也在暗示你我们可以来喝喝茶,谈谈心,拉近我们彼此之间心的距离。

Monday, January 11, 2016

生命是属于你,亦不属于你

这是一句,柔情似水的女人说出的一句对白。
在电影里。

我们活着,你说是为了自己,他说是为了爱妻,更有人说是为了造福人群。
在多么风华绚丽的社会里,大家嘴里都叼着各种要为自己而活得字句。
说生命就掌握在自己手里,为自己奋斗努力争取什么这个那个。
其实你明白吗,从创世纪开始的霎那,从微小的生物到宏宇的宇宙各个环环相扣的默契,就告诉我们,生命本来就不只属于自己。
深藏心里,我们都有着如神一般圣洁的使命。
不管原因是
为了家人,
为了大众人群,
或是为了心爱的你。
我的人生路,因你而精彩,因我而精彩,
因你们,而精彩。
我努力提醒自己,不让红尘在我表里,涂上自我的痕迹。

“生命是属于你,亦不属于你”
多少的价值,多少的无私,更多的是坚强,和沉思反省
贴贴实实的蕴藏在这句话语里。

铭记,于心,
我的生命,走得如何,
本来就不只属于我自己。

Sunday, December 27, 2015

属于

清澈的水底,
无人问津
不染的月明,
是你我相识的约定。

雨夜来袭,
滋润你深埋的春泥。
本心 回忆
却阻拦不起
那一发不拾的春意。
奔放 求新
只在 一滴一幕
掀起 我们的属于。

27.12.2015 2:50AM

Wednesday, July 2, 2014

Plus One

把握今晚手机仅剩的生命, 为特别的你献上一篇特别的更新。

在我认为自己有能力接受爱情的当下, 你, 如此奇妙得出现在这如此恰当的时机。
从相识到你答应我, 之间只是六个星期的时间。到如今, 相遇三个月, 你已是个我生命无可替代的一部分。

祝福我们, 能够继续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Friday, February 7, 2014

别让死亡决定一个人的价值

一度在夜里极其揪心,这次不是因自己悲从中来,而是一个萍水相逢的朋友骤然离去。
离 去一个自己看不到的世界。
在心底打滚着的情绪,不沸腾,也不荡漾,只是像癌细胞那样慢慢地折腾着心灵。
我想,
除了对于天妒英才的惋惜,还有就是对与人们矛盾的愚昧感到无力,还有更多的是无奈。
回想当年婆婆去世之前,各家叔伯姨姐本事自扫门前雪,
纵然春节也不曾团员。
躺在老人院的婆婆终日以泪洗脸,寿终在儿女门未能赶到前,屈屈而去。
然而,一个妈妈纵使这样离开了,她用了她最一口气,让这个大家庭再度齐聚,团员。只是这一次她未能亲眼见证。
那是我婆婆的丧礼,也是我十多年来第一次看见自己的大家庭。第一次见证妈妈的伟大。
原来一个人死亡的威力是那么巨大。

然后今天听见了这一个朋友的死讯。
这一句陈腔烂语又浮现在脑海里。
“不要等待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泥马,这是人们说得最多一句,也是人们遗忘最多一句。
不知错的人,总是在不同的犯错。包括自己在内。
然后谁又真正的努力去提醒自己不要犯错,提醒自己珍惜?
是否要让一个又失去生命的灵魂来一再提醒要懂得珍惜?

是不是人一生最大的影响,是在她最后一口气的时候?
我不忍接受这一个心酸的事实。
这是我今天久久不能释怀的理由。

安息。